最新消息:本站百度网盘下载提取码没有特别说明,均为:1111

私吻幸福水和私黛一起用

杂记资讯 faha 23浏览 0评论

一位正常女性从怀孕到生产,

到底要面对多少可能的身体伤害?

99%的孕妇都要接受阴检,

仪器突然插入阴道,孕妇抱怨疼痛不适,

医生说:“这点事情都没经历过?”

九成以上的孕妇在自然生产时会被剪会阴帮助胎儿产出,

很多孕妇并未被提前告知,

在坐月子的时候才发现下体疼痛、不易复原;

生产被压肚子更是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为了孩子的出生,

母亲肚子里的器官被压错位再纠正,

表皮的淤青迟迟不散;

而经历剖宫产时,孕妇待在寒冷的手术室里,

感受孤独无助……

私吻幸福水和私黛一起用

温柔分娩纪录片《祝我好好孕》海报

对于无数孕妇来说,

这些身体上的伤害、对女性个体的忽视,

也会影响到心灵,

留下的隐患便是产后抑郁。

越来越多的女性发出“温柔分娩”的呼吁。

6年前,两位台湾女导演陈育青、苏钰婷,

曾拍摄关于女性生产自主、温柔生产的纪录片

《祝我好孕》《祝我好好孕》。

私吻幸福水和私黛一起用

Jayden Tang上传妻子水下生产全过程

UP主Jayden Tang唐唯,

一年前曾上传妻子Andrea Tang水下生产的记录视频,

全网点击超过360万。

一条与陈育青、苏钰婷、Andrea Tang进行了连线采访,

她们都曾是孕妇,

遭遇过撕心裂肺的生产,

也经历过备受呵护的分娩,

她们倡导女性应该更主动地选择适合自己的分娩方式,

“我是个孕妇,想要被温柔以待。”

私吻幸福水和私黛一起用

私吻幸福水和私黛一起用

私吻幸福水和私黛一起用

35岁意外来临的剖腹产

纪录片导演陈育青,1975年生

特点:高龄产妇、剖腹产

生产方式:医院生产

我的生命计划里本来没有生孩子这一环,我就想要自由自在浪荡一辈子。超过了35岁,突然就意外怀孕了。当高龄产妇的缺点就是体力比较差,优点就是思想比较成熟,有了孩子就会认真看待生产这件事,每天跟宝宝说话,认真做每一次产检。

尽管做了许多功课,但生产的过程还是跟想象中差了十万八千里。我是提前破水的,胎儿还没有足月,稀里糊涂就被送进了手术室进行剖腹产。我的生产宛若是一场大病,医护人员都是来给我做手术的。我要做半身麻醉,把背弓起来,然后就感觉脊椎处有一根粗针钻进了身体。

手术室的空调很冷,我又是有知觉的,身体上只有一层薄布盖着,整个过程非常寒冷。

在麻醉的状态下,感觉身体里有一些器械在里面敲打的声音,器官也有移位,医生在一旁聊着和你无关的话题,广播也是开着的,整个感觉很抽离。不久以后,医生开始挤压我的肚子,上头传来宝宝微弱的哭声,但我的视线还是被那层布遮挡了,因此也错过了和宝宝的第一次见面,清醒过来后,宝宝已经被送进了暖房。

对医护人员来说,他们希望在可控时间内,把一切干净利落地结束,可能没有闲暇去关照到每一个人的个别性的差异。

因为有了这样的剖腹产的经历,我的第二胎必须要选择生育自主。

私吻幸福水和私黛一起用

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天,尽管它很痛苦

博主唐安Andrea Tang,1990年生

特点:头胎医院生育长达十几个小时,第二胎水下生产孩子两小时出生

生产方式:水下生产

私吻幸福水和私黛一起用

我来自斯洛伐克,我的丈夫名叫唐唯,他来自中国,我们在伦敦相恋结婚,如今有一子一女。

第一次宫缩的时候,我和丈夫还在散步。宫缩前期持续了好几天,刚开始并没有太多反应,我打电话给分娩中心的医生,他们在电话那头判断情况:我什么时候应该去医院?那天2个小时内,宫缩就突然强烈起来,我们立马开车去分娩中心。

水下生产的房间和传统的医院病房差别是非常大的。

传统医院很冷,灯光也非常刺眼,人群来来往往。然而在水下生产室里,灯光是柔和的。坐进水池的一瞬间,我的身体就被温暖的水包围住了,一瞬间,我的思绪就平和下来。助产师Rachel会阶段性地为水池注入热水,所以全程没有感受到任何一丝寒冷。

私吻幸福水和私黛一起用

助产师Rachel陪伴Andrea

助产师是水下生产过程中不可缺少的。Rachel是我遇到的所有人中最温柔的,我生孩子已经临门一脚的时候,如果没有她,我可能不想生孩子了。她不断安慰我,告诉我要选择一个让自己最舒服的姿势,最后我选择了坐姿。她还不断鼓励我:“Andrea,你是最棒的,你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控制自己的痛苦,我们都爱你!”助产师就是我生命中的天使。

其实我选择水下生产的主要原因,并不是水可以缓解疼痛。而是因为我做了调查,发现水可以缓解妈妈和宝宝两个人的压力。只用了2个小时,Damien就出生了。对于一直待在羊水里的Damien来说,出生在水中,也是最自然舒缓的状态。

私吻幸福水和私黛一起用

生孩子那天,我在孕妇笔记上写下:

1. 不要给我任何止痛药,除非我问你要20次。

2. 我希望丈夫在我身边。

3. 我想要安静的音乐。

4. 我想要在脐带剪断前,跟孩子皮肤贴着皮肤,感受母与子之间最强烈的羁绊。

那天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天,尽管它很痛苦。

私吻幸福水和私黛一起用

选择居家生产,我没有告诉婆婆

纪录片导演苏钰婷,1982年生

特点:老公拒绝温柔生产,婆婆说她是由“产婆”接生的

生产方式:居家生产

我在拍摄纪录片《祝我好孕》的过程中,曾经采访过许多妈妈,发现选择居家生产的母亲的体验普遍比在医院生产的好很多。所以我就决定请最专业的助产师到家里帮我生孩子。

跟老公分享这个想法时,完全没想到他竟觉得很恐怖,他说:“现在有这么现代化的医疗设备跟器材,你为什么要选择原始的居家生产?”

私吻幸福水和私黛一起用

苏钰婷和老公一起学习生育计划书

后来,我们俩一起上了许多生产专业课,上课的都是护理学院的教授和在职场许多年的助产师。老公逐渐成了男性群体里生产知识的扛把子,理智层面逐渐就接受了居家生产。

我印象最深的是,在我肚子已经很大的时候,他还是跟我说:“我在感情上还是不能接受在家生产这件事。”那时候,我就告诉他,这是我最想要的方式。

他也只好半推半就跟我一起经历了居家生产,过程其实特别快,一切都很顺利。

私吻幸福水和私黛一起用

苏钰婷在拍摄产妇分娩

后来我采访的许多放弃居家生产的孕妇都告诉我,她们的老公连功课都不做,就在心理层面抵触它,并且坚决反对。

至于我婆婆,我在生产前根本没有跟她提我要居家生产,因为我知道她肯定会坚决反对。直到孩子家出生后,我老公才打电话通知婆婆,婆婆知道了以后,到处跟人说:我的媳妇是产婆接生的。在老一辈的心里,助产师就是产婆。

私吻幸福水和私黛一起用

助产师姐妹俩,姐姐帮妹妹“接生”

助产师高嘉黛,1986年生(由陈育青叙述)

特点:本人是助产师,生产迟滞

生产方式:居家生产

高嘉黛和高嘉霙是一对助产师姐妹花。每年,台湾仅发出不到100张助产师资格证,她们在台湾可以说是跟大熊猫一样稀有的存在。

我们让这对姐妹花做了次“快问快答”,在纪录片中也有展现。

第一个问题:作为助产师,被问过最多的是什么?

高嘉黛:我以为会是一个老太太来。

高嘉在家生很危险吧?

第二个问题:对方的助产密技?

高嘉黛:销魂的按摩

嘉霙温和稳定的言语支持

私吻幸福水和私黛一起用

助产师姐妹花

我们的影片纪录了嘉霙家老二的出生。作为助产师的嘉霙,日常的工作就是安慰孕妇,告诉孕妇该怎么做。但轮到她自己生产的时候,老天却给她安排了一次最高强度的居家生产——从强烈宫缩到真正生产差不多经历了三天。她事后说,大概是老天希望她能充分感受她服务的那些孕妇的感受。

嘉霙的助产师就是姐姐嘉黛,嘉黛在她生产的这几天,持续地给她的骨盆穴位做按摩,很多女人会觉得生产有12级疼痛,但往往正确的按摩会将12级降到3、4级。如果没有姐姐的支持,她这种生产情况在医院会被认定为“生产迟滞”,会有许多医疗介入。

嘉霙的老公钲铨也很支持她居家生产,过程中,钲铨会亲吻嘉霙,如果嘉霙有需求,他也会在背后抱住她,安慰她,给她鼓励。

拥有大家的支持,嘉霙终于在第三天顺利产下了二宝。

私吻幸福水和私黛一起用

一次在医院的温柔生产

芳疗师黄琬婷,1980年生(由陈育青叙述)

特点:胎位不正

生产方式:居家生产转医院生产

黄婉婷的本职是一名芳疗师,但她还有一份特殊的工作,就是“生育自主剧团”的女一号。

在这部剧里,她饰演的是一名台湾高龄产妇,突然怀上了全家人期待的金孙,所以全家人的眼睛都盯在她的肚子上。大家都希望她可以剖腹产,来确保孩子的安全,然而她本身却希望可以用温柔分娩的方式生产,她在剧里的最后一句话就是大喊:“我不要剖腹产!”

私吻幸福水和私黛一起用

黄琬婷在医院进行温柔分娩

然而现实总是比戏剧更有冲击性。在剧团演出期间,婉婷怀孕了,她也一直渴望能温柔生产。事与愿违,在怀胎数月后,她被医生通知胎位不正。哪怕她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更注重养生,运动调理,找医生协助转胎位,孩子就是没法回到正常的胎位。

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医院生产,却是一种更温柔的方式。她在生产前几个月,走访了多个医院,寻找愿意通知她每一个生产步骤和流程,倾听她需求的医院和医生,最终顺利生产。

她的例子也说明了,只要医生护士尊重产妇的感受,温柔生产也可以发生在医院。

私吻幸福水和私黛一起用

私吻幸福水和私黛一起用

《祝我好好孕》《祝我好孕》两部纪录片,从2013年开始拍摄,2018年结束。总共拍摄了8位孕妇,其中6位是居家生产,2位医院生产。

台湾现阶段大概有99.9%的孕妇都是在医院生产。在长达五六年的拍摄中,两位女导演陈育青和苏钰婷发现:生产教育这一环真的太重要了,而且来得太迟。

比如,分娩过程到底在发生什么,如何识别和避免不必要的医疗干预,如何管理疼痛,如何选择适合自己的医院、医生和分娩方式……而纪录片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教育素材和工具。

私吻幸福水和私黛一起用

在苏玉婷看来,“温柔生产”的概念就是,即使面对再艰深的医疗知识,孕妇也不去放弃选择身体自主的权利,在生产时找到属于自己最舒适、最安全又最开心的生产经验。

生产不是生病,而是女性拥有的一种本能。但是到了现代医疗系统里,女性却似乎变成了制造宝宝的机器。温柔分娩倡导女性重新回归到个体的感受,苏玉婷强调说:“我们生产的时候,就应该要被良好对待,信息应该被充分地告知。”

私吻幸福水和私黛一起用

Andrea孕照

相对于陈育青和苏钰婷对温柔分娩长期的研究,唐安认为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经历了水下生产的女性。

她说在英国,大约有36%的女性都会选择水下生产。很多医院都有水下生产室,预约水下生产室和助产师都很方便。而且费用都由保险覆盖,相当于免费。

私吻幸福水和私黛一起用

私吻幸福水和私黛一起用

水下分娩宝宝Damien

丈夫Jayden Tang唐唯全程陪伴并拍下唐安水下生产的全过程。夫妇俩将影片上传网络,没想到引起热议,全网点击率超过360万。尤其中国网友的反馈超出他们的想象,B站上弹幕刷屏,多数人第一次见到水下分娩的场景,十分惊叹,网友们也为分娩中的妈妈加油。

然而也存在一种误解:把听起来更“高级”的生产方法等同于温柔分娩,比如水下生产、多体位生产、呼吸法生产等等。

其实,温柔分娩的重点在于医生和孕妇之间的沟通。孕妇是否被告知了每一个生产的步骤,她们的心理状态是否受到了保护?

孕妇在水下生产过程中,被粗鲁对待,这就不是温柔分娩;反之,如果孕妇和医生在生产前就进行了有效沟通,医院生产也是温柔分娩。

私吻幸福水和私黛一起用

《祝我好好孕》入围釜山影展纪录片竞赛单元

陈育青、苏钰婷的长版纪录片《祝我好好孕》,在2018年入围釜山影展的竞赛片单元。

两人和多位母亲共同成立了台湾生育自主改革行动联盟,推广“温柔分娩”的概念,被纳入由健康署发布的《孕产妇健康手册》,使它成为一种社会的倡议。这些改变发生在仅仅2到3年之间。

以下是一条与陈育青、苏钰婷两位导演的采访精选。

Q:一条

A:陈育青&苏钰婷

私吻幸福水和私黛一起用

Q:你们如何看待自己影片中孕妇的裸露出镜?

A:我们的拍摄手法十分直白,没有什么遮饰,后期也没有用任何柔焦和马赛克。在巡回放映开始前,我们很担心拍摄对象会感到不舒服或后悔。但她们没有给我们任何限制,都是很正面地去看待影片里的身体裸露。

后来,我们一共进行了50多场放映,也有许多争议。反而是我们的拍摄对象来安慰我们,她们说很清楚这样的身体裸露并不是要让别人有非分之想或者被窥探,而是让每个观众了解:这个身体就是一个母亲的身体,每一个人都是从这样一个母亲的身体里出来的。

私吻幸福水和私黛一起用

Q:除了去医院生产,还有什么别的分娩方式?

A:首先我们还是想强调,温柔分娩与生产方式不是强相关,更重要的是孕妇和医护人员之间的沟通。

不同的生产方式在各个国家和地区情况不同。据我们了解,医院生产之外,目前比较流行的生产方式还有以下几种:

  • 水下生产

前提是孕妇的身体指数达标,且没有任何并发症。水下分娩室一般比较安静,氛围更柔和。一方面,37度左右的温水,可以缓解孕妇的分娩疼痛;另一方面,出生在水里对胎儿的压力也更小。

  • 居家生产

居家生产过程中,助产师很关键。医生侧重于提高孕妇和胎儿的存活率,助产师侧重于提高产妇的生产质量,两者如何能合作,当然是最好的。

居家生产时,孕妇在最熟悉的环境进行生产,可以有家人的陪伴,孕妇也可以较为自主地控制生产节奏,避免使用催产素。

  • 多体位生产

产妇可以选择自己觉得最为舒适、最方便发力的姿势进行生产,比如跪趴姿,丈夫还可在产妇身后帮助按摩;直立姿,产妇双手扶着墙壁等稳固的地方,双脚分开站立;产妇趴在产球上,让身体自然下坠,可以搭配音乐让精神放松。

私吻幸福水和私黛一起用

Q:据您了解,温柔生产在大陆的情况如何?

A 在北上广这样特大城市的医院高级病区,其实也会提供温柔生产的方式,包括很高级的水下生产室,甚至别的地区的妇产科医生都会打飞的去帮助产妇生产。但很多时候温柔生产变成了一份奢侈品,我付的钱越多,我就能得到更人性化的对待。温柔生产不应该成为一种阶级。

私吻幸福水和私黛一起用

Q:丈夫该如何避免成为怀孕生产过程里的猪队友?

A:我们接触过许多痛苦的孕妇,她们说温柔生产道路上最大的阻碍,竟然是自己的丈夫。很多丈夫并没有事先做功课,还对其他生产方式感到害怕,拒绝相信。

其实丈夫是可以助攻的,他们也可以学一些产时护理的手段。我们影片里拍摄到居家生产的孕妇,她们的丈夫会在生产的前期,扶着妻子的身体跳慢舞,轻轻地摇摆,让孕妇的骨盘放松,缓解疼痛的同时,也让肚子里的宝宝跟妈妈的骨盆找到一个最好的开放位。

当然,丈夫最大的作用就是妻子的心理支柱,有孕妇在和丈夫“跳完慢舞”之后说:“没想到分娩的时候,都可以这么浪漫!”

私吻幸福水和私黛一起用

孩子在看胎盘的拓印画

Q:在你们的影片里,孕妇经常会让第一胎的孩子参与分娩过程,这对孩子来说不会太过于血腥吗?

A:其实让孩子参与母亲的分娩过程是很有助益的。现在许多人,都喜欢把大宝留在家里,去医院生二宝,加上做月子的时间,大宝将近2个月看不到妈妈。妈妈回来以后也会更关心二宝,所以大宝就会非常嫉妒,认为是二宝抢走了妈妈。

小孩也会好奇一个宝宝是如何从母亲的肚子里生出来。如果让大宝参与妈妈分娩的过程,大宝就能理解妈妈生二宝不易,因此会体谅妈妈,帮助妈妈一起照顾二宝,孩子之间的关系也会更好。

私吻幸福水和私黛一起用

陈育青导演在映后座谈回答妈妈们的问题

Q:居家生产难道不危险吗?影片上映后是否有争议?

A:在我们巡回放映的过程中,其实是遭受了一些争议的。因为台湾非常注重医疗和科技,我们长期以来对医护人员非常尊重,很少去怀疑医疗流程的合理性。我们带着这部影片去许多台北的医学院播放,遭到不少学生的抵制,他们认为居家生产冒犯了他们所学的降低生产风险的理念,有些人甚至会愤然离场。

但同时,这部影片让很多人突然意识到:自己也不过就是个动物而已。虽然我们身处文明社会,但我们生育的方式和绝大多数哺乳动物没有差别。其他的哺乳动物不用进医院,不会被切会阴、压肚子,因为生育是动物的本能。

我们觉得这部影片也是提醒大家:生产是人类的本能。生产从来不是一件没有风险的事,在医院也一样。所以过度在意死亡率,忽略孕妇的心理健康,也是件本末倒置的事情。

部分素材提供:B站博主@JaydenTang唐唯

转载请注明:蜚海资料 » 私吻幸福水和私黛一起用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